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土牆轉角的偶遇

2013-03-06-Wed-23:33
土牆轉角的偶遇






偶然。
如非要為一年前的這場遇見,定下一個注釋。我會說,只是偶然。
沒有任何特別的因由,就只是某一個平凡的周末,隨意地把玩著電腦,隨意地點開了劇集頻道──然後,我遇上了他。

也許初見的他,並不亮眼、不炫目,但那黝黑的眼瞳跳脫地轉動著,帶了點小俏皮、小靈動,連初春那鬱悶的陰沉,也暈染開了絲絲斑爛的色彩。

這是我和他的初見。不宏闊、不華麗,沒有什麼驚為天人的萌動與震撼,就只是在我刻板的苦悶中,輕輕拂過了一縷清風,清雅淡然,帶著幾份溫婉的討喜。

生命的軌跡似乎就是這些細細碎碎的偶然拼湊而成。一次回頭、一個拐彎,也會造就不一樣的風景。

那一次的拐彎,我遇上了他。於是跟著他看遍了春暖花開、秋瑟葉落,看遍了或溫情、或激越,或歡笑、或沉痛的景色。而那些景緻的盡頭,總會有他,笑得不拈灰、不帶塵,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溫潤清淺,彷彿倒映著世界上一切的美好。

我看著他的眼睛,不覺有幾分愣然。

我可以列舉千千萬萬個喜歡他的理由,但又好像這些都不成因由。
也許不過是在我開始迷失於生活有序而平板的節奏時,對上了這麼一雙眼睛。於是,捨不下,放不開。如此而已。

於是,在床舖上輾轉了無數的黑夜,終於執起了筆墨。
只是希望,以最真摰最朴素的文字千餘,訴說我心中的他。
也許他不是我的最初,也不是我的唯一,但他落在我心頭的身影,卻是如此明朗,如此鮮活。鮮活得如同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彷彿回頭一瞥,便能看見他笑開了的眼睛。

這就是我心中的他。

那個玩著小遊戲時總是衝在最前,無關輸贏也笑得手舞足蹈的他。
那個偶爾策劃著小小的惡作劇,得逞後笑得一臉無辜沒心沒肺的他。
那個總是被哥哥們作弄欺騙背叛,笑得一臉無奈包容的他。
那個埋頭細數著哥哥們對自己的照顧,笑得無比感恩依戀的他。
那個把所有的重擔都扛到自己肩上,站在懸崖邊際搖搖欲墜,卻永不退縮絕不妥協,始終笑得一臉開朗堅強的他。

指尖刻畫著那毫無顧忌地飛揚的嘴角,笑意直沒入眼底,於眉間綻開了繁花。於是我也跟著他笑。只是笑著笑著,偶爾卻會不經意紅了眼眶。

這個人啊,總是一臉笑意地向我們遞出他溫暖的雙手,卻忘了在困難時徬徨時脆弱時,他也需要這樣一雙手的溫暖。

他活得比誰都認真堅強,比誰都謙厚溫和,比誰都真摰善良。這樣的他,就該是上天的寵兒,就該受到眾人細細苛護的溺愛。只是這些年來於社會上打滾的他,卻總學不來如何動歪腦筋走近路。他只是攜著他那一身倔強勁兒,走在他認定的路上,孤獨且崎嶇,即使摔得頭破血流也絕不哼聲。

他總是以他的苦他的痛來換我們的笑,於是我們也只能配合地笑著,順從地笑著,笑得胸口也泛起蝕骨的痛,笑得淚水滑出了眼角,靜靜地沒入髮絲衣襟之間。

水氣氳然中,我彷彿看見那眼眸裡,閃爍著光芒。

比任何時候都更純粹、更炫目、更美好。







是幸抑或不幸,在現在這個年歲遇上他,卻早已不再是那可以年輕為名肆意揮霍青春的年華。

也曾在那飛揚的青蔥歲月裡,狠狠地燃燒過癲狂過,然後熊熊的火光漸漸氤氳散開,最後遺下腐敗的灰燼。走過了韶華,只剩下無喜無憂的相對漠然。彷彿青春過後,一下子便走向滄桑。

然後,我遇上了他。

是的,我慶幸這個偶然的拐彎,讓我遇上了他。即使是在這錯誤的時間。
只是遺憾,自己單純稚拙朝氣依然的年華,沒能陪著他一起走過。只是遺憾,自己早已失去了一往無前地忠於情感的勇氣。

即便如此,這一場遇見,依舊是我最大的幸運。

我永遠記得,某個綠了芭蕉的初春,那個細小而狹窄的屏幕裡,他咧嘴的笑。唇畔綻開了小小的梨窩,笑意於眼底閃開了濯濯星輝。

那麼純淨、美好,一如破開黑夜的曙陽。



兩天一夜12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遇見

2011-12-08-Thu-00:00


遇見


少時。

那些紛沓回憶中,簡單美好的流年,稚拙純粹的少年夢。

不求相知相識,不求相望相親,只求於那荳蔻年華,遇上一個他。不早、不晚,正值那些滄桑未滿,朝氣依然的年歲,於是可以毫不顧忌,可以無所畏懼;因著年少,尚且輕狂。

然後,那些年,遇上了他。

那個眉目如畫的他。

那個清峻凜然的他。

水氣的眼波中,總是帶著或深或淺的笑意,淡勻的青黛閃開了目的清華。

幽柔溫和間,帶著崢崢的傲然,於是那眉宇間,也笑出了一片純粹流光。

清而純淨,簡單卻深邃。

足夠讓思念扎根於心底的柔軟,足夠讓蒼白的生命鮮活起來。





一去經年。

從主持到演員,從演員到歌手;從眾人身後寂寂無名的軍前小卒,到小屏幕裡熟悉討喜的臉孔,到紅館舞台上千萬人目光下麗的身姿。

自赭黃土壤中掙脫的苗芽,滋養成肅然屹立的蒼蒼松柏,不過十數載。那是於旁人眼中,權謀的專寵下,平順而僥倖的十餘年。

然而,有誰看見,鏡頭後的他,為了那些許是一閃而過的鏡頭,落下一身傷患病根?

有誰看見,舞台下的他,為了一段舞步,沒日沒夜的排練,直至觸及舊患,只能抱著自己靜待疼痛遠去?

有誰看見,他聽著那些兇頑狠的嘲諷與輕蔑,字字錐心句句刺骨,卻只是默默地踏上舞台,揮灑著他的血與汗,然後於往後輕鬆地說一聲,原來我可以做得到?

有誰看見,那些風饕雪虐,悽風慘雨,那些算計、圖謀、背叛,那些低至泥塵卻心存妄念的毒藤蔓,刺得他一身鮮血淋漓,卻只有稟著一絲倔強,笑出他的不屈與傲然風華?

也許那些傷疤從來就並非是不痛不癢,只是比起一起彷徨一同憂慮,他更願意我們看到他沒心沒肺的笑,更願意自己在我們的世界中,永遠堅強,永遠不倒。

所以,也只有那麼一次。在他恰恰走過最傷最痛的日子時,在那個他一直執著堅守的舞台上,當觀眾席響起了第一道掌聲與吶喊,瞬間潸然淚下。


花開花落,雲卷雲舒。

年華流轉間,鎂光燈下的他,越發的秀氣挺拔,灑脫淡然。

這紅塵紫陌,染污了多少的靈魂,敗壞了幾許的人性。然而他的眼中,卻總是如此不玷灰、不帶塵,誠如赤子,純如冬雪。

只是,歲月終究留下了它的痕跡,於那眉梢眼簾下,於那額角鬢髮間;是那敲打過後堅韌的精鋼,是那流年褪盡後零星的霜白。

時光的磨礪,冷漠、殘忍而不可抵禦。

只是經受了那些血與淚,痛苦與疲憊,他仍是那個愛笑的孩子。

有那麼一刻,我相信他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顧。不為家世,不為容顏,不為才華,只為他心底深處的那份坦然與赤誠。

他眼中的快樂是如此簡單,即使紅塵滾滾、俗事三千,他痛過、哭過、迷惑過、跌倒過,歲月不斷輪迴,而他依舊會為了生活中再小的逗趣瑣事而展顏,會為了再小的玩笑話兒而捧腹。

愛笑的孩子,都會受到上天的眷顧。因為他們看到了生命裡、人性中,最純粹最光亮的美好。

我願意,一直這樣堅信著。





多麼慶幸在那一往無前的美好年華,遇上了他。

我們於各自的世界裡,一起走向成長。一起迷茫、受傷、疼痛、飲泣,然後一起變得堅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至年華老去。

興許,我們都有著各自的世界。

他在那幻千舞台上揮撒著一身的奪目光彩,而我們於破落的街頭汲汲營營相對漠然。

只是,當他頂著壓力跨上屬於他的舞台,聽見我們響亮而專注的叫喊;當我們隨著現實的波流或浮或沉,抬頭看見他那始終如一的明媚的笑;那些似疏離若親近的瞬間,那些或悲或喜,或歡笑或傷痛的細碎回憶,支撐起了我們彼此的世界。

多麼慶幸,那些年,我遇上了他。

不早,也不晚。




後記:

都說風雨只會讓我們抱得更緊。
二零一一年,我們都很好地詮釋了這句說話。
也許能給他的不多,就只有這文字千餘,還有這字裡行間微小細碎的心情。
只是,阿峯,很想讓你知道,這些年來一直很感謝你,因為是你Light up my Life。
是你,點亮了我的生命。

為你祝禱,願你永遠自由,永遠幸福。
阿峯,生日快樂!


我的帥管家MV - 天梯

2011-08-07-Sun-10:24
一直覺得,喜歡上他是很不可思議的事。

對於有本命、並且一直堅信自己不會爬牆的我來說,真的很不可思議。

從絕對彼氏、Mr. Brain,到花君,一直是知道他的,只是印象似乎從來流於表面,沒有滲入骨子血肉裡。

直到理人的出現。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眸光流轉間,百轉千回,把角色內心的矛盾鬱結表現無遺。就是一展眉一凝眸,也是無聲的傾訴。

於是,瞬間被打動。

做了這個MV,為了紀念我與他的相遇。沒有太遲,沒有太早,就在心動的瞬間。

【慶生文】只願你自由

2010-12-08-Wed-07:01

只願你自由



我闔上眼睛。
天際間繾綣纏綿的雲朵,荒野中顧影弄姿的荳芽兒,草木間撫弄而過的春風。
我輕輕吐吶著,悄悄地與它交換著氣息。
──那是自由的味道。
                                          ──題記



那已經是幾許年歲以前的事。
彼時的他,一臉的黝稚嫩,五官輪廓都低調地隱於沉實的膚色下。彼時的他,遠沒有現在那般攝人的風采,只有那一雙始終如故的眼睛,清無波,淡然間卻攝去了所有的光芒。

他會說家庭、談責任。三十歲,那個他念念不忘的約束,夢想終結的期限。

他說,長子有其不能推卻的責任與義務。

有人問:會否覺得,家族事業是你的後路?

他搖搖頭,笑得輕描淡寫。

──無論走的是什麼路,一旦選了,就決不能回頭。

那一刻,眼前這個並不厚重的剪影,彷彿長著一雙尋常人看不見的翅膀。

他雲淡風輕,淡漠無爭,只是這說話背後,藏了著多少的傲骨與絕然。當他往琉璃瓦般脆弱易碎的夢邁開步伐時,昂然揚首,把所有糾纏與牽絆也拋諸身後,決絕得不留半分轉圜餘地。

那一瞬,我似乎看見了一顆自由的心,在現實的荊棘攀上雙腿時,毅然掙脫了出來。那麼閃亮目,閃得我酸澀了鼻尖,熱燙了眼眶。

似乎只待明天,那雙自由的翅膀,便會帶著他越過山岰深谷,翱翔天際。

彼時的我,原來不知道。

責任很沉重,只因那是從出生開始便牢牢扣於肩膀上的枷鎖。

然而,夢想卻更沉重。只因在乎、憧憬、渴望,偏偏遙遠得幾近妄想。而為了這個妄想,未談實現,首先便要學會放棄。

是的,那時的我,還不知道。

而那之後,又圓滿了多少個歲暮,凋零了多少個春秋。

這些年,時間流轉間,誰又在感嘆桃花依舊?


歲月流淌的嫋嫋餘音,帶來的也許不只是這個溫和風雅,煢煢孑立的謙謙君子,也不只是那束刺目的舞台燈下,一如我為火光吸引的撲火飛蛾。

有什麼已經改變了。

就好像與人合影的他,從前偶爾親暱地搭在合影者肩上的手,現在總是禮貌卻疏離的放在身前。

又好像鏡頭前的他,從前總會不時脫口而出的俏皮話兒,現在也變成輕巧漂亮的周旋之語。

曾經那些咧著嘴的開懷大笑,那些肆意隨心的舉手投足,那些尖銳卻無傷大雅的調侃,慢慢隨著時光流逝而被刻意遺忘。

歲月迎來了這個謙厚優雅的翩翩公子,也只有偶爾眸光流轉間,才能瞥見到曾經那青澀而不顧一切的少年壯志。

這些年間,有什麼已經悄然改變了。

太細膩,太倔強,太驕傲,因而有太多逼不得已的著緊,太多無可奈何的在乎。而為了圓滿那始終澄淨的夢,為了於淤泥中守著自己的半尺淨土,只有築起重重圍牆,於圍牆內戰戰兢兢地獨自改變,獨自成長。

曾經他還有點故作滄桑的說道,人總是被逼著長大。那時成熟懂事卻仍稍顯童稚的他,興許未完全讀透這句說話。而當他讀懂了,那種滄桑也只能從唇間沉甸至心底,化作無言。

然而那雙眼睛一如初見的純然沉靜,靠近了,總會有半分愣然。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簡單卻深邃,似疏離若親近,只是輕輕一瞥,靜水微瀾間,便詮釋了萬語千言,訴說了千百輪迴。

他,也許從來就不是我想像中那個自由的他。

他有太多的責任、在乎、顧慮,親情、恩情、友情,一切一切,攀附著交纏著,覆蓋著他心中每一寸方土。

猶記得那個清談節目裡,那一聲半笑鬧、半認真的指控。

──林峯無論什麼時候也是林峯,你從來也不會釋放自己嗎?

頃刻間好像輕快嘻笑的氣氛也驀然沉重起來。

而他只是回應以疑惑不解的目光。

──林峯不釋放嗎?

──不釋放。

那一瞬,疼痛漫延至心底,糾纏如蔓,尖銳如刀。

也許那些重擔背負久了,也就習慣了、淡忘了。

為了實現理想,首先便要學會有什麼無可奈何、迫不得已的放棄與背離,又有什麼是必須刻進血肉骨髓內的堅持與堅定。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當現實的荊棘執意攀上雙腿的時候,他是否也不得不看透了。

只是,這些放棄與堅持,又有多少風霜與血淚,最終只能化作他那唇邊綻開的梅花烙?


累嗎?

當你頂著無數的質疑與嘲諷,踏上紅館舞台的時候?

當你帶著憔悴病容,拖著遍體鱗傷,去完成一個又一個工作的時候?

當你奉上了全心全意,而他們卻以伯樂為名,猜忌、算計、別有用心的時候?

當你因出身而被抹煞所有努力與成就,卻為一個鏡頭、一闕音律、一段舞步而奉獻所有的時候?

你,累了嗎?


我們都因著你而有很多期許,只是這一切的期許,也比不上一個小小的盼望。

只是盼望,一切的暗、陰霾,曲拐、計算,都不要落到你的肩上。

只是盼望,你能擁有一個不被驚擾的角落,只說你喜歡說的話,做你喜歡做的事。

只是盼望,你能放任地隨意地,因快樂而快樂,因憂傷而憂傷。

我們這個光怪陸離、囂鬧紛擾的現實。醜陋卻可愛,墮落卻美麗。

願你在這裡,尋找到屬於你的,自由的味道。





後記:

二零一零年,很是風風雨雨的一年。

這一年,我們都曾激動過、感嘆過、忿恨過、歡笑過、快樂過。慶幸這些風雨過後,顧盼左右,我們依然都在。

阿峯,一直想讓你知道,我們為你哭為你笑,所有的笑與淚,嗔與怒,也是我們最大的幸福。

正值你生辰之際,為你送上這些文字,這裡都是我們心心念念的期許。

為君許三願:

一願身壯體健,平安富足;
二願幸福安寧,歲月靜好;
三願我們能為你築起這個純淨無爭的世界,讓你自由無憂地展翅翱翔。

阿峯,生日快樂!


無題

2010-05-23-Sun-21:09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HOME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