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小記版殺<破天狼>

2009-10-17-Sat-18:55
從來沒有玩過版殺,於是版殺都是這麼有愛的麼?我好像不是在看一個殺人遊戲,而是一段淒酸入骨的愛情故事。

無追是我的王道,自然是大萌,可是我更萌版殺和版殺衍生中的趙劉啊啊啊--(回音)

無追:

無情真是這次版殺中徹頭徹尾的悲劇。一如既往地的睿智,一如既往的嚴謹,……也一如既往地默默喜歡著追命。

「瘸子,同樣是師弟,為什麼你厚此薄彼?」
「這個,你自己去想。」


無情的情,總是這樣埋於心底,很深很重,也沒人能看到。
追命非心思細膩之人,所以他也看不到。

而這雲淡風輕的笑意背後,卻又藏著多少的無奈與憂傷,彷若銳利的絲線糾纏不休,終是把他絞纏至死。

『我無情不是那怕死之人。只是過了這奈何橋,喝了那孟婆湯,百年之後又一春,你可還認得我是何人?』

今夜那株醉蓮便會開敗,自此再無痕跡。
就像他。無情。卻妄動了情。





【某燄亂入:其實最悲劇的不是無情在第一夜就死了。而是某燄爬完樓後發現,殺了無情的是半數人懷疑著而我一直堅信他是無辜的藥兒……嗚,果然我還是把對角色的感情帶進來了……】



趙劉:

誰也看得見,大王贏政是如此霸氣殘暴的人。誰又知道,他的情他的憐,原來都只屬於一個人。
錯誤的時間,遇上了錯誤的人。

美人美人,他的美人。
本來這調笑這輕佻,也不過是他謀略的一種掩飾。
只是什麼時候開始卻變了味。
什麼時候開始,那些寵溺那些溫柔,不自覺地認真了、深陷了。

那一盤棋局,那一紙風箏,那一支匕首。

江山雖美,又哪及得上他那濯濯生輝的星眸?

真想一直守著他,守著他那清乾淨的眼眸,讓一切的陰謀與暗,都不能沾上他的衣角。

“其實美人早知道了是不是?”他依舊平靜不語。

等著寡人殺他麼。他們告訴寡人劉恒已經看穿了寡人的身份,劉恒必須得死。


想一直守護著他。
--如果他不是王。
--如果他,不是千千萬萬百姓的王。

劍已出鞘。

只是,當天際那那道天雷劈空而下時,他--把他的美人遠遠推開了。

模糊間似乎看到美人亮如星的雙眸中,閃爍著比星光更亮的光輝。
是幻覺麼?還是,他--在為自己流淚?




【某燄亂入:好吧,其實某燄真的有懷疑過大王的,只是當大王被票死身份公開時,還是忍不住傷心了……多美好的大王,雖然一切始於一個陰謀,誰又敢說你的情不是真的?】



劉:

藥兒於劉恒,是一個危險的存在。

他能輕易識破他的偽裝,能輕易看透他的驕傲背後那些脆弱與孤獨。

那種赤裸的感覺令他不寒而慄,因而恐懼,繼而怨恨。

是的,他恨藥兒。

特別是他無視甚或嘲諷自己的命令的時候。特別是他以那沉默得彷彿高高在上的目光注視自己的時候。還有--把趙盤送予他的匕首偷偷奪走的時候。

「你殺了朕吧……」

朕伸手扼住了他的頸子,慢慢收緊。
殺了朕吧,藥兒。


他一直珍視如斯的匕首。那支曾無數次讓鮮血汨汨淌過的的匕首。
趙盤的匕首。
如今,穩穩地插在自己的胸前。

藥兒,你輸了呢。

仰起頭。他的臉近在咫尺,溫熱的鼻息輕輕拂過頰間。
迷濛中,他似乎正在注視著自己。還是那種沉默悠遠得波瀾不驚的目光。
沉默專注得讓人心生戰慄。
悠遠綿長得如歲月的足跡。
--於是,他緩緩合上眼瞼。笑了。



【某燄亂入:我應該怨恨藥兒的,誰讓他欺騙了我的感情,枉我這麼相信他,卻原來無情果然還是他殺的。可是版殺裡就數藥兒最苦,直至版殺結束竟都沒人知道藥兒是喜歡著劉恒的,最後還是他自己親手殺的劉恒︱︱︱】



最後,大愛大王的Coser,把大王的霸氣和柔情都表現得入木三分……只是劉恒真正愛的是大王還是藥兒呢?這真是一個迷啊!




P.S. 粗體部分從版殺對話及版殺衍生直接錄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無責任YY 之 演唱會篇

2009-08-17-Mon-23:15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誰是誰的劫──記<枕邊書>

2009-06-04-Thu-10:33
(以下內容BL有,慎入。)




誰是誰的劫──記<枕邊書>




──因為愛上了,所以放不底。因為放不底,注定萬劫不復。





(一) 吳卓羲



情感的萌起,滋長在無人看得見的角落。

初遇,他記住了那一雙清得一眼見底的明眸,陽光在眼眶內閃開了燦爛的星輝,眼底有著一絲無憂的笑意。還有那個平凡土氣的名字──甘永好。
他漠然的轉身、離去,轉瞬即忘。

重遇,再次對上那一雙眼睛,茫茫然中帶上了一絲憂苦。
他還在笑,笑得那麼溫和安靜。
只是世界上少了一雙純真閃亮的眼眸。
陽光。已被奪走。
他依舊漠然地轉身。只是有一刻,記起了一年前有那麼一雙漂亮眼睛閃著光芒,如此地刺眼。

兩個世界的交集,竟是如此簡單。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雙失神的眼睛和單薄的身影,在憶起與遺忘之間,慢慢於心底留下殘影,繼而漸漸變得深重,最後成了無法磨滅的印痕。

是在看見他睜著沒有焦點的眼睛,笑哄著孩子的時候?
是在他的指尖輕輕撫過自己的臉,勾劃著五官容貌的時候?
是在聽他說以為他們能成為TEXAS,笑得憂傷無奈近乎卑微的時候?

還是……初次看見那雙不著煙塵的眼睛的時候?

他只知道,他有著自己最渴望,卻終其一生都無法擁有的溫暖。

所以只能分明清楚無望,卻還是燈蛾撲火一般,牢牢抓著他的手。收緊,再收緊。

閃光燈不斷的閃著。他看見過無數注視著的眼睛。

還有那一道嘲弄譏諷的聲音。

──如果必須有人墮入地獄才能讓一切結束。你是選擇自己跳,還是把別人推下去?




(二) 甘永好



TEXAS。

一個我甘願為其受苦的人。

他以為,這個名字叫吳卓羲的人,最終會成為自己的TEXAS。

所以,他從沒相信過他利用自己炒作的言論。
所以,當他把自己推開,卻忍不住回來找自己的時候,他還是揚起了喜的笑臉。
所以,他幾次的徘徊,而他耐心的等待。
所以,他要自己承諾傷患會好起來,他只會笑著輕輕點頭,縱然心底明白這個希望是如許奢侈。

他看見了時間的盡頭,卻只能輕輕說一句,你真不應該認識我。

天罰麼?原來還能隱見一絲光芒,最後還是跌進了無邊的暗。

──吳卓羲……

其實,真的很喜歡這樣於街上放肆地任性地喊著他的名字。

安坐於車上,他能夠聽到後方那拼著性命追趕車子的腳步,還有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叫喊。

街上的陌路人都在觀看著、討論著。

他推開車門,最終沒有走到他的身邊。

他不要為難了他,也不要他為難了自己。

他們不是十幾歲的孩子,不是生活在孤島上,只要靠擁抱就能相依為命生存下去。

他已經看不見了。只有他,一直是自己的陽光。不能把他也拉進了地獄般的暗。

是的。他是他的陽光,他是他的救瀆。

──吳卓羲……

在那一疊散碎凌亂的日記中,留下了觸目驚心的幾字。

──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三) 吳卓羲



他很清楚自己在玩火。打從戀情曝光的一刻開始,他已經知道。

每一個擁抱、每一次親吻,也是血汗與淚水。

「香港只可以有一個張國榮。你呢,什麼都不是。」

樂小姐的話總是這樣,一矢中的。

是啊,他以為自己是什麼?

他什麼都不是。呵。

要放棄了嗎?可以放棄嗎?

──難道失去的還不夠多,還遠遠不夠多嗎?

其實他想要的不多,只是想像荒野中的小松鼠,能緊緊依偎,已經滿足。

只是比起這個,他最想的,只是他能夠好好地活著。

只要活著就好。

活著就好。

──如果必須有人要下地獄,你選誰?

對不起。

「如果我跟你說,我們只剩下二十四小時了,你最想做什麼?」

甘永好。

對不起。




(四) 甘永好



「如果我說,你就留在這裡,哪也別去,能答應?如果我說,別當藝人了,能答應?如果我說,咱們去跟荷媽講清楚,能答應?」

「能。」

呵。其實這答案他早已料到。只是鎂光燈下的那個他是如此耀眼,他又如何忍心。

不能毀了他。是的,不能毀了他。

所以,就這樣看著他把自己遠遠推開吧。

他只需要看著他的背影,留下一個最真最美的笑容。

--誰來救救我吧。

有猝死的可能。有癱瘓的可能。

害怕嗎?他,在害怕吧?

只是……不能毀了他。


一聲悶響,玻璃瓶碎裂於腦後,鮮血染滿一地。

呵。原來他甚至等不及猝死或是癱瘓麼?

早就應該發現了。

我什麼都無法給你。

這件事,早就應該發現了。

只是,還是很想聽到他喊自己的名字。

只是,還是很想跟他說一句。

──我喜歡你。




錯誤的時間,遇上了錯誤的人。
命中注定?
只是愛上了,所以放不底。因為放不底,注定萬劫不復。
誰,是誰的劫。







後記:

我……本來是要寫讀後感的。
我確定我原意是要寫讀後感的。
……
……
於是這個不是感想不是評論的不知明物體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啊啊啊──
算了,我放棄。就這樣吧,希望勾起更多人看這篇同人的慾望,呵呵。
最後,大部分斜體字和引號內的文字直接從小說中錄入,粗體字除外,請大家注意。(鞠躬)

P.S. 奉上MOON大為<枕邊書>做的配文MV。大愛啊大愛~




一葉知秋。

2008-12-31-Wed-09:52
(少四無追同人,短篇主無追,微無鐵。BL,慎入)






一葉知秋。






清秋。

庭前的梧桐,葉落枝疏,紛紛然落了點點寒香。

疏桐下一抹月白的身影,一如往常的正襟危坐,縷縷青絲柔順地散落於肩膀,再於雪色衣襟間暈染出幾分青黛。彷若天地間那雋永繪卷,寧穆幽靜,清雅悠然。

頹葉劃出一道焦黃,幽幽地融入泥濘。

「……入秋了。」

淡淡的嘆息自身後響起,輕柔有若自語。

「落葉的季節……總讓人覺得很悲傷呢。」

白衣少年並未回頭,只是仰昂著的臉龐輕輕伏下,鬢髮低垂,不經意間半掩著那一份清秀俊逸。

「你何時學來這種傷春悲秋,無病呻吟了?追命。」

低垂著的眼瞼暗斂著不知明的思緒,微揚的嘴角勾起一絲笑意,笑意卻沒落進眼底。

「你!你這個剎風景的傢伙!」

來人忍不住往前跨了幾步,那一襲青衫於少年眼前劃過了一抹難得的繽紛色彩,雙頰上因羞怒而淡勻出幾分微紅,為清秋的肅瑟添畫了一絲暖意。

白衣少年終於微微仰首,明眸中秋波目,靜水微瀾,卻帶著清傲冷然,不過一瞥,已不由泛起砭骨的冷寒。

「春暖花開,秋瑟葉落,就如朝暮間日月更替,再自然不過。今朝秋深葉落,明年春暖,便又是一片新了。」

青衫少年只是看著細碎的枯葉掙脫疏枝,為赭黃的土泥添上了數筆濃濃的腐敗死寂。

片刻後,唇齒間逸出輕輕的嘆息。

「只是明年與今年的新,卻已不一樣了。不是嗎?」

樹影搖曳,於少年瞳目中晃出一片幽與姜黃。那與黃之間,閃爍著幾分了然。

「……有生便有死。這世上沒有誰離不了誰。」

青衫少年驀地一顫,忍不住抬起了頭。

那明眸中清傲凜然,悠然間晃動著梧桐的高潔,彷彿攜了一身只能仰視的不屈與傲然。卓然獨立,孤寂淒清。

脫俗而幽遠,絕塵而疏離。

心中倏地一緊。那一抹縴塵不染的寒白,似快將乘風而去,不經意間牽動了心底那無助的脆弱。

他忍不住伸手,想要抓住少年的一袂衣角,以安撫自己靈魂中的那一份不自信與不確定。最後卻只是讓目光下,攥緊了拳頭。

「無情,如果我死了,你……」

「追命。」

他的眸光越發清冷,滲雜著一分不安兩分溫柔七分決絕,不過頃刻,復又平靜,依然是壓不住的淡然傲潔。

「……有些話,不可以說。」

幽幽的嘆息,有著不容拒絕的意味,只是輕柔的語調隱了一份殘忍的寵溺。

「……嗯。」

又是一玫暗香,零落又成泥。





鐵手半倚於門扉旁,眼光不由自主落在庭園中梧桐樹下的那一抹白影上。

記不得有多少次,風寒日暮的時分,總可以看見少年端坐於樹下,或仰首遠望,或低頭沉思。寧靜中有著一份肅穆,蒼白中蘊釀著萬千思緒,讓人不忍窺探,也不敢窺探。

當那白色身影消失時,卻又會有另一愛穿青靛衣衫的少年,於樹下停留,一站便是許久。那瘦弱修長的背影,隱隱有著幾分落寞幾分脆弱。

自那一天,不經意間瞥見那二人於梧桐下彷似親暱又若疏離的身影後,又是幾度清秋。只是,如此和諧親近的交集,再也未見。

即使是神捕司的任務,二人也刻意錯開。自此京城的平民再沒把無情與追命的名字,放在一起。




記得那天風淒入骨的暮時,少年也是如此端坐於庭前。他小心地踏著窸窣作響的枯枝敗葉,走到他的身旁。

「這樣做……真的好嗎?」他如是問。

一陣輕風拂過,撩亂了柔順的青絲。

「將來你一定會後悔的。」

少年抬起頭,雙眸中有著冷寒的決絕。他彷彿手執雙刃劍,狠狠刺得彼方的靈魂血流如注,自身卻也落得鮮血淋漓。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後悔,我只知道這樣做,於我,於他,都是最好。」

恍惚間,他看見了少年瞳眸中的清荷盛放過後,凋零了容顏。

美得溫柔。美得殘忍。美得絕望。

他忍不住攥住拳頭。

「你又沒問過他,你怎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你怎麼知道你給他的就是他想要的?」

少年沒有回答。只是一直低垂著的眸光往上一揚,無言地凝視著他。冷靜地。無奈地。哀傷地。

「那你呢?鐵手。你想要的,又是什麼?」

那清泠泠的眸光,彷彿能洞悉所有,似乎在那審視的滲透下,一切真實都無可遁形。

他莫名的感到一陣心慌,握緊了的手心也漸漸滲出幾分溼濡。只是慌怯之中,隱隱然又有著幾許期待。

「無情,我……」

「鐵手,記著我說的話。怎樣做才是最好,你很清楚。」

冷然的嗓音,依舊有著往常的淡漠,一貫的決絕。

淡淡的苦澀纏繞上心瓣,就是一個呼吸也帶起刺骨的痛。

他低著頭,唇邊勾起憂傷的弧度。

「以後的任務……我跟追命一組吧?讓冷血跟在你身邊。」

「不用。以後還是你跟我一組。」

他微微愣住。

「……為什麼?」

少年輕輕推了推木輪,輾過窸窣作響的細碎枯黃,留給他一個孤傲而落寞的背影。

「不一樣。你們……不一樣。」





自那天起,一切仍舊一如往常。無情依然不時與鐵手一同執行任務,也依然沒再與追命有太多的交集。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凝視著遠處的那一抹月白,鐵手以為這樣的平靜將一直持續下去,直至歲月把眾人遺忘。


堂內突然傳來一陣急速而紊亂的腳步聲,接著一個人影飛快自鐵手身邊掠過,輕喘著停在少年的身旁。

少年側了側頭。

「金劍,有事?」

來人略帶焦慮的俯下身。

「少主,冷血傳來的消息,他和追命在追捕要犯的時候,追命一個不慎受了重傷。傷著了要害,他也不敢移動,只說讓少主過去。怕是……」

鐵手焦急的往前邁了數步,然後驟然止住。他首次感覺到少年身上那種冷窒的氣息,似乎連周際的空氣也要隨之凝固。

眾人身後,脫枝的敗葉,落得更急了。





木輪輾壓過青石平地,滑進泥濘沙土之中,折斷了的枝葉於車輪下嘰嘎作響,清脆而刺耳。

鐵手緊緊跟在無情身後,看著他雙手急速地推動著木輪,汗水漸漸自額角滑過雙頰再融入泥濘之中,雙手也被車輪帶起的砂石磨出了血痕。他很想幫忙,只是他知道無情的驕傲絕不允許,況且他知道,即使是他,也不可能比無情做得更好。

所以他只是加快了腳步,緊緊追在無情的身邊。

城郊五里處的破廟……

快了……只是,等待著他們的會是什麼?




刀痕。破敗。血腥。

這是他們入目所見頹然交織而成的畫面。

還有那縈繞在鼻尖的苦澀腥膩、那汨汨泉湧而出的血紅……那脆弱而殘破的瘦小身軀。

除了緩緩起伏著的胸膛和幾不可聞的氣息外,依舊自由流淌著的殘紅,已經帶走了僅有的生命氣息,什麼也沒有遺下。

鐵手輕輕一嘆,把想要說些什麼的冷血默默拉到一旁。

無情推著木輪的雙手卻緩了一緩,彷彿面前有著一頭嗜血饕食的猛獸,讓他一瞬間遺失了所有的勇氣。

此時追命微弱地搧著眼瞼睜開了眼睛。眉目之間,如漆,亮如星。

當他察覺到已來到近處的無情,嘴角不由漾開一個調皮的笑容。

那眉眼、那笑靨、那靈動……一切,有如初見。

無情輕輕伏下身,一手緊按在追命腹腔間那深得透骨的傷處,一手抓住追命無力低垂的手。牢牢地、緊緊地,用力得指節也開始發白,似乎這樣就可以阻止生命的消逝,阻止歲月把眼前的生命遺忘。

「追命……」

呼喚吐吶著震顫,隨即消失於虛空中,了無痕跡。

「追命……我不會讓你有事……」

追命只是無聲的笑著,黝的瞳眸中倒影著那白如新雪的身影,凝眸深處有著一分不知明的快樂。

眼前的身影很貼近,也很親近。記憶中那個楓紅葉落的季節,那個蕭颯秋景中孤單而高潔的身影,有那麼一瞬也是如此親近。

他緊了緊無情握著自己的手,微分的雙唇輕輕一顫。

──有些話,不可以說。

說開了,他們之間那清澄明的心,許就滲了砂礫染了塵。

變不回從前,回不了最初。

所以他咽下了想說的話,只是以僅餘的所有力氣握緊了無情的手,然後輕輕笑著,呼喚出所有的生命。

「無情……」

無力的手緩緩滑落地上,帶著無所著處的靈魂,帶著所有曾經的笑與淚,快樂與哀傷,滿足與疲憊,歸於塵,歸於土。


──無情……


那孤寂至蒼白的身影,瞬間僵住。

低俯著臉龐,看不見的神情。


──如果我死了……
你可會傷心落淚?



緊緊聚攏著的五指彷彿想要攥住什麼,掌心也被指尖劃出更多血痕,最後卻只是困住了空氣。

那低垂的眼瞼靜靜地籠著曾經的純真與靈巧,唇邊凝滯了一個美麗的笑容。很快樂,很滿足。

他小心翼翼的把那單薄破碎的身軀擁入懷中,輕柔得彷似擁住了自己的生命。

目光依然在他的臉容上留戀不去,眼底乾涸了一池死水。

死寂。空洞的死寂。


──如果我死了……
你可會心痛心碎?



他靜靜的轉動著木輪,從鐵手與冷血身邊劃過。那劃傷磨損的掌心擦在輪邊上,留下了觸目驚心的胭脂紅,絕望而殘忍。

那從不低頭的身影依然有著不屈與孤傲,只是那卓然的身姿,彷彿輕輕一碰,就要分崩離析,坍塌潰散。

那些彈指而過的美好歲月,相思、相望,未及相親。只是回想,已是最好。

情到絕處是無情。

心已死,只能無情。

木輪輾地的沉悶響聲,帶著明晰而絕望的血紅,漸漸遠去。

他緊了緊懷抱,只留下了一聲溫柔得不真實的嘆息。



──如果我死了……
你可會跟我說一聲──


我喜歡你。





「我們……回家吧。」




……無情。








後記:

某燄已經有差不多三年沒寫同人了吧?汗死,果然生疏了,這個文寫得實在有點丟人啊︱︱︱

那某燄為什麼突然又寫同人了呢?原因就是最近看了太多的無追文,有一晚上床睡覺時忍不住就在構思,第二天醒來就沒當回事。誰知道第二晚又忍不住繼續構思,如是者某燄好幾晚都沒睡好……於是我投降了!寫就寫吧……請讓我今晚睡個好覺,ORZ

P.S. 丟雞蛋的請輕手點,汗


無責任YY──那些綻於牆角的胭脂紅

2008-12-22-Mon-14:19
(以下內容BL有,慎入)




有些執著似乎無論如何也無人能懂。就如某燄心中對於某些配對的嚮往和維護,執著得近乎偏執,說開了不過是對於某個人某些角色的依戀,恨不得他們能得到最好。而在我心中的最好,就是那些曖昧不清隱晦不明的感情,那些靜靜綻放悄悄繁茂於土牆角落,那些輕輕呼吸著生命的翡翠,以及美艷如血的胭脂紅。

美的幽靜。美得窒息。美的殘忍。




大唐雙龍傳──仲陵(寇仲x徐子陵)

某燄萌起影視同人就是從仲陵開始的,那時從小說萌到劇中,再從劇中萌回小說裡,總覺得無論是小說還是電視劇,仲陵兩人站在一起,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和諧。他們不只是彼此的兄弟或是手足,他們兩人壓根兒就是同一個人,只有永遠在一起才能擁有完整的靈魂。他們本來就是為彼此而生,任何妄圖插在他們之間的人,也不過徒勞。所以看大唐只能萌這一對,他們各自與別人配對都沒有足夠的和諧,反正在某燄眼中,是成不了對的。

萌起仲陵具有太大的危險性,以至於多年來某燄忍不住踩進了峯羲真人配多次,至今也脫身不了,不過這是後話了。



覆雨翻雲──風韓(風大汗x韓柏)

風柏是FYFY一劇中的官配,最少從劇情中來說是這樣的。風大汗對韓柏有無限的縱容和溺愛,好像韓柏承受不住幾十年功力時風大汗把手臂伸出來讓他咬住,還有風大汗給韓柏買藥酒哄韓柏開心,最後對決時風大汗不忍心傷到韓柏把劍尖移開等等,那幾幕就很有愛。

不過韓柏還是對風大汗不夠好啊,最後還是狠狠的砍了他一刀,雖然說他也很愧疚很不安啦,只是看看風大汗受傷後那包容溫柔寵溺的眼神,就超不爽他,於是某燄對這配對是又恨又愛啊!



覆雨翻雲──風龐(風大汗x龐班)

由於韓柏對風大汗不好,所以某燄就開始萌起了風龐配了。話說龐班對風大汗確實是很好啊,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的少主,永遠默默的在他身後守候著大汗,會為了他去做一些大汗自己不忍心卻不能不做的事。風大汗死的時候,龐班哭得那個絕望啊!最後還以自己身死為代價把他救了回來,還跟大汗說不求他一定要復國,一切隨他自己的意願而為。

雖然風大汗一直對龐班都很冷酷很無情,不過龐班對風大汗簡直是溫柔如水啊!所以龐班死了後大汗就後悔了吧?他後來變得冷漠變得強勢變得無情,明顯都是為了龐班嘛!這一對實在太有愛了~



尋秦記──盤龍(趙盤x項少龍)

盤龍不可逆,這個配對實在太強大了,HLL的年下啊!不過沒辦法,大王實在是太強勢了,少龍除了乖乖地被他壓倒外還有什麼別的可能麼?(笑)

話說某燄對盤龍的愛,基本只次於對仲陵的愛了。這一對實在是讓人萌到不行,從敵對到師徒到君臣,他們一起走過了許多許多。少龍曾經想過要離開,而那一次離棄,直接導致趙盤變成真正的秦始皇。從純真到冷酷,從懦弱到暴戾,他的成長不過一瞬間。大王後來為了留住少龍而手段百出,最後實在留不了寧願把他毀了(怎麼這個用詞好像有點曖昧?汗)。寧為玉碎,不作瓦存。這就是大王的愛,很激烈,很熾熱,很絕望。



布衣神相──李(藥兒x李布衣)

對於李的愛,源自一個李MV。於是發現很多藥兒看著布衣的眼神都很有愛啊~然後李布衣的性格實在有點賢妻良母,而藥兒那吊兒郎當、拈花惹草的性格也著實讓他頭痛吧?不過以藥兒這種懶散又隨性的性格,能夠一次又一次毫不猶豫的站在布衣身邊,已經很不容易了……布衣也應該滿足了吧?



少年四大名捕──無追(無情x追命)


無情是我少數愛到極點的美人攻,他美到極至,美得絕塵,只是靜靜地坐著,便已彷若畫卷中的一抹倩影。他的秀逸,他的優雅,總會讓人忽略了他的危險性與侵略性。他是罌栗,在你不為意之間,毒素已淬進你的血你的肉,割不捨也忘不掉。即使醒覺到他的狠與毒,卻還是忍不住要親近,即使被傷得鮮血淋漓,亦甘之如飴。

追命也是如此。他被無情柔弱的表象迷惑了,所以忍不住以一種高姿態親近,卻在親近的同時總於發現了他的侵略性。只是醒悟來得太遲,已經陷進去的他,只能乖乖地跟在他的身邊,像一隻耍脾氣的小貓,偶爾伸出小爪,也只換來公子邪邪的無所謂的笑。



少年四大名捕──無鐵(無情x鐵手)

同樣的無情攻配對,這個是某燄新近萌起的CP。本來對這對實在沒感覺,雖然鐵無是官配,只是對鐵手的反感讓我難以對這一對生出感情。只是最近看了一篇鐵手被壓倒的短篇無鐵,角色性格很忠於原著,於是我發現無情主動起來要多強勢有多強勢,鐵手也能壓倒(爆);於是我發現鐵手那種對無情所有小事無一不關心的性格,原來比李布衣還要賢妻良母啊啊啊~

所以如果鐵手一直維持這種賢慧的話,某燄是絕對支持無鐵的……只是下次就算妒嫉桑芷妍也別再像個妒婦一樣給無情一個巴掌了,實在有夠失禮的說。



律政新人王──BV(Ben x Vincent)


BV是某燄最近萌起的。很懊惱怎麼看律政時竟然沒發現他們的JQ?竟然是後來看了一篇BV同人才發現他們很有愛啊!好像Vincent會為了Ben的「背叛」而因愛成恨,看到Ben跟阿Ling在一起時會妒嫉,而Ben會說可以為了Vincent和阿Ling分手……多曖昧的兩隻啊!



律政新人王/突圍行動──斌日(樂斌x童日進)

唯一一對某燄喜歡的跨劇配。突圍某燄只看了頭幾集,同樣是從某篇同人開始喜歡的配對。有點悶騷小受樣的日進跟溫暖細心的Ben配在一起,出奇的和諧美好,有點他們就應該一直甜甜蜜蜜直至白頭的感覺。雖然那篇同人最後是BE,我還是忍不住會這樣想。



真人──峯羲(林峯x吳卓羲)


上面已經說過,峯羲是某燄從萌仲陵開始萌的,掙扎了很久,最後發現還是很有愛啊!成熟溫柔的阿峯,他眼中的溺愛絕對可以溺死所有人。至於阿羲,在我心裡還是那隻常常伸出爪子的小野貓~(爆)

可惜寫峯羲的親實在太少了,很多時也只能抱著諾大的平音啃完再啃,明知還是個坑卻義無反顧地往裡面跳了又跳。沒辦法,就是愛死了諾大筆下的峯和羲,有些事彼此心知卻未有點明,只是一起煮煮夜宵打打電玩,已是最好。




寫到這裡,某燄曾經萌過還有正在萌的配對都已經寫過了。總算小小的發洩了找不到同好的鬱悶啦!再有新配對的話,找天再寫下去吧!YY無罪啊~(笑)



題外話:

這篇的題目某燄很喜歡,不過有點誤導性質……因為實在太嚴肅了,而正文其實很惡搞(爆)




附上少量配圖。

仲陵。
他們本來就是為彼此而生。

大唐雙龍傳44

無情。
他美到極至,美得絕塵。

四大名捕135


無情。
他的秀逸,他的優雅,總會讓人忽略了他的侵略性。

四大名捕184


林峯。
他眼中的溺愛可以溺死所有人。

林峰1329
HOME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