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stro華麗台電視劇大獎2006

2007-01-22-Mon-14:18
折騰了好一陣子,最後發現身處香港原來真的沒有任何途徑可以收看大馬的Astro華麗台電視劇大獎2006,所以也只好靜下心來等待視頻了。還好網上可以看到大馬同志們的文字直播,我們還是可算得上是即使知道結果的。

花了那麼多心思,無非也是想看到某人被觀眾肯定,可以與他一起分享這一份淡淡的喜而已。今次支持某人的實際行動也只可交給身在大馬的蜂蜜們了。畢竟我們雖有此心,卻無法為他投上幾票,也無法到現場為他助長聲勢,不得不感到有點遺憾。

感謝為我們提供頒獎禮剪輯視頻的蜂蜜們,讓某燄可以看著某人台上的英姿偷偷地HC一番。行完紅地毯後,第一個至愛角色就是某人的鵝少。這個獎倒是毫無懸念的了。某人的台風真不是蓋的,致謝詞也很是得體。與去年稱視帝的那一刻相比,少了一點拘謹,多了幾分輕鬆。喜歡他和主持之間少少的互動,那一句「謝謝叻哥」說得很乖巧可愛呢~

至於表演的那段Medley,老實說實在是看得有點審美疲勞了。而且某人這次明顯是心情太放鬆了,所以舞姿也隨性了些。加上攝影師對Ron的明顯偏愛,讓我很有砸碎電腦的衝動。

然後就是等了一整晚,最在意的至愛主題曲了。前幾天不斷關注著戰況,似乎一直是李克勤的《酒店風雲》主題曲穩佔第一。所以當我看到某人的名字時,瞬間有了尖叫的衝動。某人的眾多主題曲之中,《天涯俠醫》的《愛亦近》絕對是我的至愛,如果他不能憑這首歌獲獎的話,那可會是一個很大的遺憾啊!

最後,恭喜某人繼上年的頒獎禮後又一次滿載而歸~還有,大馬那邊勞苦功高的朋友,辛苦你們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路漫漫

2007-01-15-Mon-02:36
路漫漫

作者:朱逢博老師


前兩天我一直急不可待地在電腦上尋覓著林峰在廈門國際合唱節上演出的反映,
因為我和施鴻鄂夫婦倆不能不揪心揪肺地惦記著他,七月十五號他在上海附近拍攝的電視劇殺青後通霄達旦的慶祝會讓他最終倒下了。

因為他不好意思不去參加這些個活動,怕掃了大家的興,他還沒能像大腕們那樣去主宰自己,因此也只能被別人主宰著。

夜裏四點後才算解散,回房休息。第二天(十六號下午)他捂著痛疼難熬的胃來練唱了。

歌呢?就是助理由廈門帶來的三頁四個聲部的合唱譜,該由他領唱的部分是哪些?
我們都看不明白,給他練練聲恢復一下嗓子的感覺吧!
看他捂著胃趴在桌子上的樣子,實在不忍心再說什麼……

十七號我們得到消息說,廈門合唱節組委會方面一定要聽到他錄唱“相約廈門”這首歌的小樣,我們知道後真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因為十六號晚上開幕式中由男中音歌唱家吳培文教授演唱的實況錄影,已由林峰的家人交由早上第一班飛上海的機組帶給了我們,此時我們才大概瞭解到領唱與合唱的關係,但由錄影碟上看到的領唱只唱了三分之一就下去了,後來到結尾時又重新出來,唱唱停停讓我們實在弄不清楚,演唱的旋律和節拍到底是怎麼改寫的。因為到此時,林峰仍沒有得到一份為他這位特邀的領唱所寫的曲譜。

此時的他正倒在旅館的床鋪上發作著胃痙攣,喝水吐水,吃藥吐藥,出於職業上的經驗,我知道這是每當累到極限,突然放鬆後的總爆發,一些想不到的病痛都會在此時接踵而來,人已累成這般地步,原本約好的練聲計畫也只能泡湯了,只盼他好好睡一覺,讓緊綁著的機體放鬆一下,可以減削胃部的痛苦,按我和施老師的脾氣在這種“軟”、“硬”件都沒到位的條件下,就不要唱了,但林峰的父親是一位十分認真和有著強烈責任感的好爸爸,在電話中他把林峰身上流淌著將軍祖父的血脈,頭上頂著老師的名聲,肩上背負著廈門人民的重托以及廈門主辦國際合唱節的無比榮耀,這四大重擔都壓在他兒子的心上,我真擔心林峰能掙扎得起來嗎?

下午,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三張四聲部的合唱譜做了最後一次梳理,要給林峰編寫出一份聽著像是原作曲家的旋律,又能讓他的歌聲不論在高潮部分還是低潮部分都不致被龐大的合唱隊所掩蓋了的獨唱歌譜。

晚上時,我再四處電話找尋能幫忙解決給歌曲伴奏的作曲家,演奏人員以及錄音棚,直到快九點才算聯繫上我們臨時抱佛腳的全部承諾,晚上十二點林峰拖著痛散了架的身軀和我們去了錄音棚。

幸好,給我們幫忙製作伴奏MD的是上海目前最優秀的作曲家,給他在拼命趕時刻的情況下做出了伴奏的MD樣片。

由施老師坐在錄音棚裏親自把關,聰敏的林峰居然現學現錄的用“夜半歌聲”完成了此項多出來的任務,這張通霄達旦唱完的“病中吟”馬上交人帶回廈門交差,而完成此項任務的他接著卻是拖著病體趕回香港接拍還等著他的新片,我們不知道他在演出前的那三四天裏能再有時間練歌嗎?
更不知道他回香港後可曾去看過急診和治療,直到他趕回廈門後才由電話中得知他又感冒了,而與樂隊合練是推遲到演出上臺前匆匆唱兩遍,我想在這樣的工作壓力和準備情況下,他只能做到一條:那就是毫無解釋的說:“我盡到心了!“
因為在沒有條件的條件下,他的確是不顧自己一切得失的奉獻了自己與故鄉人民休戚相關的一顆赤子之心,他對得起將軍祖父傳給他的滿腔熱血,他無愧於故鄉人民對他的提攜與眷顧,更對得起國際合唱節對他的信任。

昨夜,我在網上看到了“品味峰茗”、“金笛”、“第一壁畫”等人充滿著關愛和理解的文章,心中十分的感動。

因為從文章中我已能明白了林峰演出的基本狀況,我想像得到他到底還太年輕,
還沒有駕馭大樂隊、大合唱隊這種重大場合的經驗和能力,不要說是他這樣並不生活在音樂圈子裏的年輕人,就像我們這些“久經沙場”的老演員遇到這樣的大場面也會感到極大的壓力,如果說沒有在家裏充分練習、休息以及和舞臺上反復合成排練乃至充沛的體力也是不敢上臺的,林峰在沒有任何一種條件的保證下能把歌曲從頭唱到底就該是大獲全勝了!
經念是靠積累得來的。
他一生歷練的機會還長呢!
特別是我們這麼多的人都在關懷著他祝福著他。

回想起好些年前的一個夏季裏,林峰還小,在舅媽的陪伴下來上海學藝,並住在了我家裏,我給他安排了學習吉他和舞蹈,給他找了兩位很有水準的老師教學,
每天的學習內容排得很緊密,也算是強制性的上課吧。
當時他到底還小,對於舞蹈的興趣似乎比吉他要高,雖說他帶來的那把能通電的西班牙吉他,不論是木質或音色都出奇的好,但一練那些枯燥的手指技法他就顯得索然無趣了,全不像上完舞蹈課回來後在房間裏興奮又蹦又跳地自覺復習。
這時,我只得對付小孩子那樣,找出一把硬幣扔在床邊上,每彈完一遍就拔去一隻硬幣直到拔光才算結束練習,也許就是我這種強迫的辦法扼殺掉了他原本抱把吉他趕時髦的原始興趣。
更可能是給了他太多的技術壓力,聽說他吉他早已不彈而轉贈給自己的弟弟了。

相處不少日子我們深深的感到林峰是一個十分陽光的男孩子,對人熱情誠實懂得克制和節約,大熱天裏會跑到很遠的路去幫著舞蹈訓練班的同學們打行李,與這批剛認識還不太算長久的新朋友們去送別,他沒有一般紈絝子弟的任何惡習,父母從小給了他很傳統的良好教育,平時他總是乖乖地也沒什麼脾氣,給他關照點什麼,他常會用閩南話的口氣“呵”“呵”“呵”的答應著,這樣的孩子在今天的社會裏還是極少見到的呢!

老天爺似乎也特別的偏愛著他,讓他誕生在一個不缺衣少食的幸福家庭,給了他俊朗的外表和智慧的頭腦,還贈送給他一條與眾不同的極富磁性的男中音厚的嗓音,我們生活在有無數歌唱演員的圈子裏,像他這樣松松地、濃濃地、柔柔地音色倒是不多見到,我們很希望把他培養成艾爾維斯(貓王)那樣一直輝煌到今天的一代歌王,希望他聲音中的那份獨有的貴氣和魅力能在音樂劇的歌壇中成就霸業,希望他能充分認識自己獨特的與眾不同的聲音優勢而不被商業市場上流俗的人云亦云的音樂觀給淹沒,也可以說我們對他的音樂前景報了很高的期望值……

許多年過去了,如今每每回憶起那段美好的時光,仍覺十分溫罄。
那時我們老倆口帶著他一起生活,看著他兢兢業業努力學習後的每一個長進都會讓我們感到欣慰和鼓舞。
雖說我的年齡完全可以做他的奶奶了,但他卻親熱地把我當媽媽般的無話不說,
自己稍有成績就會得意的向我許願,給我宣佈,將來有朝一日發了財後的計畫,
小至給我買化妝品,大到給我買房子,買股票……常常逗的我心花怒放。
離開上海時死拉活扯的硬把自己一款最新潮的SONY牌CD機留給了我。(當時確是很貴的設備,我還不會用呢。)
在早前,我都是在去香港演出或去他廈門家中做客時給他練唱,而在那段集中精力的綜合學習後,他不論在歌唱的表現力以及形體和樂器上面都有了一段長足的飛躍。
但是老天爺在此時卻又吝嗇地把所有音樂機遇的門戶給堵塞了,怎麼也沒想到他成了影視明星。
我們不得不承認命運弄人的現實。
每當從電視連續片中聽見他用著那種乾癟癟的根本不像他的所謂流行嗓音唱著那蒼白無味的主題曲時,真覺得為他那原本美好的聲音滴淚啊!
我和施鴻鄂都像他父母般喜愛他,心疼他,至今仍不死心地盼望他不要像現在那樣浪費掉那麼有潛質量的好嗓子,更希望好脾氣的他能成熟起來,要學會向人說“NO”!
來爭取可以合理的安排好自己的工作和學習的條件,只有這樣他才能把握好在歌唱事業中顯示出自己真正強勢的好歌喉!
路慢慢呀,林峰!

朱逢博
2006-7-28





曾多次在不同的網站看到朱老師《路漫漫》的轉載,每一次看到的感覺,除了心疼,還是心疼。最近因為阿峯簽約英皇的謠言而在各個論壇引發了的激烈討論,便想起了朱老師的這篇文章。

一直以來,對於阿峯的歌唱天賦從沒半分懷疑。他是天生的歌者,擁有著完美的嗓音,性感、低沉而渾厚。更重要的是,他對音樂充滿憧憬。即使是已然投身演藝事業的現在,仍然沒有半分改變。他熱愛音樂,尊重音樂,所以我相信他。相信他會珍惜並完善每一次演唱的機會,相信他會痛心於自己的不足而努力改進。

因為我也同樣對音樂充滿憧憬,縱然我算不上天生的歌者。

誠然,初聽阿峯《相約夏門》的演繹,的確曾經感到失望。竊以為修音樂多時的他,可以有更好的表現。然而,朱老師的一篇《路漫漫》,讓我完全忘記了這曾經的失望。如果說阿峯的這次演出,是在如此身體抱恙並無暇演練的狀態之下完成的,我們的批評就顯得太苛刻了。

感動於朱老師對阿峯的疼愛,也感動於蜂蜜們的體諒。我們都是對他抱有很高期望的人,所以無時不希望可以在他身後推上一把,催趕著他向前邁進。可是,我們都知道在這一刻,他需要的是我們的理解和包容。況且,我始終相信著阿峯的一絲不苟,終有一天他會在音樂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因為我們都有著同樣的憧憬,同樣的信念。

所以,我可以毫無保留的信任他追逐夢想的堅定,毫不猶豫的肯定自己對他的期待。

阿峯,一路走好!

回來了~

2007-01-06-Sat-02:56
終於從歐洲旅行回來了~耶~

雖然歐洲的確很好玩啦~不過還是家中最好了……我的電腦啊~整整十二天沒有見過你了~想死我啦~(泣)

還有就是,奉勸大家一句,去歐洲旅行要小心扒手。有一次我在某商店中更被人打開了背包呢!真是可怕啊!我還沒想過連我也會成為他們的目標。我看起來很富有嗎?還好我發現及時,那次我倒是沒有丟東西。

可是,老媽總讓我把錢包交給她看管,最後我的錢包就在對老媽過度信任及對小偷的輕視中壯烈犧牲了。所以啊,這就造就了我第一次上警察局報案的機會了。(希望不會有第二、第三次吧︱︱︱)現在學生證、八達通和信用咭也得重新補發了。扒手真是這世間最可恨的職業啊!(吼)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