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風過無痕,水落無聲──憶曉星

2008-04-07-Mon-11:45



浮生若水。

時而似水瀉瀑簾乾淨俐落,隨意而瀟灑;
時而像水入洪海無痕無跡,安靜而自在。

他不好功利,不慕虛榮,切磋會上那數次揮劍,數下展拳,進退之間,自有一種超然物外的沉靜氣度。

他不貪戀塵俗,不逐流而走,上海求學也好,回京探親也罷,不過是率性為之,豁達而坦然。

他勝不驕敗不餒,武道於他,無關責任,無關本份,只是一份單純美麗的追求。

他,就是如此美善若水的男子。

彼時年少青澀,單純率真,活得平淡簡樸揮洒自如,沒有任何事可以成為他的桎梏。

只是,後來他遇上了他命中注定的劫數。

那時的她,沒有名字,沒有過去。

那時的她,知禮儀,通音律,卻是嬌弱而無助。

那時的她,善解人意,心靈手巧,有若天賜的溫柔美好,讓他柔腸百轉心生愛慕。

在她失卻記憶,遺失過去之時,他是她的依靠,讓她在迷茫惶懼之餘不至迷失。

在他生父去世,掌門重責落於肩膀上之時,她是他的希望,讓他悲痛迷茫之餘,不至於佇足不前。

彼時的他們,是相互的支柱,為彼此支撐起他們各自的世界。

而後,為了消弭她心底的不安,他贈了她一個全新的身份。名曰司琴,溫婉而高雅。

然而,少女畢竟不是司琴。

她擁有自己的名字,擁有自己的過去──還有一個愛之極深的男子。

遺失,復得。緣起,緣滅。

於她,不過是那擾擾攘攘之間的一溪清泉,潺潺而過,了無痕跡。

於他,卻是滿天星宿一夜之間化作璀璨煙火,隕歿墮落,蒼茫悲涼。

那曾經的相依相隨,彷若不過昨日的舊事。

如何釋然?如何甘心?

她說,初遇時的一次對視,她便醒悟到苦尋半生的,就是眼前這與自己契合的靈魂。

她說,十數載的殷盼等待,不過是為了這生命中的唯一。

──只是,她心心念念的,卻不是他。

那一聲聲的低訴,有如暮鼓晨鐘,激盪怒揚。

原來他們之間那一譜幽幽動人的樂章,不過是莊周夢蝶。夢醒,則一切皆歸於虛無。

分明近在咫尺,卻又遠若天涯。

苦澀的淚水自唇邊滑進舌腔之間。四唇相接,融化著那一絲絲溫熱的鐵銹氣息。甜膩、酸澀,恍惚之間瀰漫著血腥的錯覺。

那一片風聲鶴唳,波譎雲詭之中,是暴戾,是憎惡,是幽怨,是絕望。

更多的,是痴痴的情深。

許是風斂雲收之時,此後形同陌路,再多的摧殘肆虐,不過是為了在她的靈魂中留下一筆屬於自己的痕跡。

──不過是冀望在她的心中,能夠為自己殘留一個小小的位置。

只是少女走得如許決斷,略一揮袖,連一雙鞋子,一袂衣角亦不願帶走。

看著那略顯孤寂的背影,赤足碎步默默遠去。痛楚依然怨恨依舊,卻也揮之不去那濃濃的不忍不捨。

稍稍猶豫,最後還是為她送去了一雙鞋子。

有若風繞門樑,水落曉溪,他的愛總是不經意間細細流淌而過,似是不落半分痕跡,卻原來早已滲滿彼方的靈魂。

一雙粉色的高跟鞋,喚起灰白記憶中那溫和輕柔的純白笑容。少時青春已然老去,那一抹淡然的關切卻仍恍若最初。

驀地潸然淚下。原來並非不愛,只是他的關注憐惜總是輕輕地柔柔地,以至她已遺忘了,那些被他珍視如斯的美好回憶,那些她棄之如敝屣的甜蜜剪影──還有牽絆其中那數不清的心動,道不盡的柔情。

傷了他,以為只是內疚,卻原來還有許多許多。


於是,跌過、傷過、痛過,最終還是回到最初,這個永遠靜穆而安寧的避風港。

相顧無言。

他還是一如既往,默默地輕展雙臂,把少女擁入懷中。

一種安心的溫熱,鼻尖也似乎隱隱發酸。

圍牆外依然波濤洶湧,但她知道自己已然找到了回家的路。


只是,是否真的從此一切安好?

她含羞帶喜的說願與他結髮為夫妻,卻只是一次試探不果便猶豫卻步。

他早已準備好婚戒,卻錯當她的示意是報答感恩。

面對曾經那還未癒合的創口,二人都變得小心翼翼,膽小怯懦。

少女曾經的所愛成了他心中的陰霾,略一觸及,便隱隱作痛。

因而,男子對自己立誓,終有一天一定要把他擊敗。


擂台上,他身披一襲藍色長衫,揮拳、踢腿,一改以往的悠然適,處處搶攻處處爭先。

跌倒。站起。再跌倒。

仰首看見的,是擂台下那含淚哽咽的清眸。還有倒映其中正自屈辱的身影。

耳際彷彿傳來夢想碎裂的響聲。

模糊之間,那一個悲哀痛楚的眼神,亦彷似是輕蔑的嘲弄。打拚數載,卻原來一切皆是徒然。

大師兄說他輸不起。

是的。他輸不起。他的自信自傲,牽繫於感情之中,都變得如許脆弱,急需以勝敗維護,方能屹立不倒。

正因如此,面對著好友被那人所殺的憑證,他毫不猶豫的相信,只因這正是他所希望的。

那一踢腿乾淨俐落毫不留情,只是目睹那人急墮淵藪的身影,莫名興起一陣愁緒。是不忍,卻也是釋然。

終於,他如願地消去了心中的陰霾,如願地找到了願向他付託終生的女子,如願地坐上華盟會主席之位。那一襲長衫挺拔依然,那一雙清眸堅忍不移,彷彿一切皆盡在掌握之內。

然而,這一切皆虛幻有如泡影。

兇殺事件、主席之爭,不過是在政治糾紛之中叛逆者共同導演的一場鬧劇。

帷幕之下,渺渺眾生,不過是絲線牽引下翩翩起舞的木偶娃娃。

不甘麼?不忿麼?

君子如他,正義如他,如何容忍如此的邪念和醜惡?

──輾轉半生,他依然是那個美善若水的男子。


曉星皓月,鶯歌蟬鳴。

他輕輕敲響少女的門扉,聽著少女在房室內半羞半喜的憧憬著他們共同的未來。

砌茶做菜,生兒育女,相夫教子。再簡單、再平淡的生活,若能與所愛長伴,便是她最大的幸福。

千年修來同船渡,萬年修得共枕眠。

千年萬世,不過是為了短短數十載的相依相伴。

門廊外,他悲哀的合上雙眸,默默轉身遠去。

──他,只是想給她幸福。


婚嫁之日,武館上下張燈結綵,新娘笑靨如花,有如身穿的喜服般耀眼奪目。

然而,新郎卻自始至終不見蹤影。

誰又料到,一切皆終結於青樓煙花之地。

那一片鶯鶯燕燕之間,他笑著跟她說,如此華麗莊嚴的喜宴,不過是他的復仇。為了她夢縈魂牽的終究是她口中的唯一,為了她對自己的款款深情視若無睹肆意踐踏。

只是要她親嘗遭受玩弄的滋味,一如當初的自己。

少女自嘲一笑,黯然轉身。

繞行了千百里錯路,以為終於找著了自己的另一半靈魂,卻又一次落得遍體鱗傷。

少女背後,他斂起唇邊勉強揚起的弧度,低垂的雙眸難掩悲慟和痛楚。

與反叛者之間的戰火即將燃起。硝煙瀰漫之時,只有遠遠逃開,方能讓她一切安好。

──他只是想給她幸福。如此而已。


紅燈籠早已卸下。

少女只知道遠遠地離開京城,尋找一個無人的清靜地獨自舔舐傷口。隻影孤身地默默遠去,濺起斑斑泥濘點點塵沙,不由感到一陣茫然若失。

──離開了他,何處方是她的容身之地?

直至她在鄉間偶爾遇上男子安放於她身旁,守著她一路走來的那名蒼龍弟子。

原來,他們之間並非只殘餘憎惡和仇恨。

原來,男子依然關注著她的生命,她的安危,她的一切一切。

原來,男子待她始終如一,不過是自己衝動莽撞猜不透他過於細膩的心思。

於是,不過數日,她便再次踏上回家的路。

他無奈、感動,卻不無擔憂。本是希望她能遠離一切劫難,希望她在鄉間找到自己嚮往的平淡的幸福。只是她又何以再次回頭?

她默默垂淚,輕笑搖頭。只要是與他相伴,冒險也好,受苦也罷,已然是最大的幸福。

於是,他們十指緊扣,直至狼煙燃起、壯大、繼而熄滅。

她,失去了雙腿。

他,失去了習武的資格。

然而,他們緊緊依偎,讓彼此的溫熱漸漸相交相融,最終相視而笑。

即便健朗如她寸步再不能行,即便好武如他不再矯健如初,若能衣鬢廝磨,生不相忘死不相棄,靜看年華老去,亦已然心足。


春去,秋來。

河堤上,小舟輕輕劃過,泛起陣陣漣漪。

風過無痕,水落無聲。
























後記:

終於寫完了──(吼)

這篇絕對是某燄寫得最辛苦的一篇文章。下筆之前也沒想過曉星是如此複雜的,實在是太多轉折了。有些不想寫的情節,可是如果不寫的話又帶不出後面的情節,無奈地還是寫了。所以可想而知,越寫就越煩躁,越煩躁就越不想寫,所以結果就是史上最別扭的一篇文章就此誕生了~!

說過要給我(現在)愛死了的曉星寫一篇文的,現在已經完成啦,至於質量嘛~啦啦啦~我就不管那麼多啦!最少我的文集嘮叨無聊沉悶於一身,也算是一個紀錄了吧︱︱︱

P.S. 文章的題目就只是把全文最後一句抄過去了,突然發現自己真的不是一般的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隨筆:小議太極

2008-04-02-Wed-15:41

才沒多久《太極》已經完結了。我得承認在沒播映之前,我對《太極》是完全沒有抱以期望的。民初+功夫+男二+苦戀+最多哭戲+奸角+奇怪髮型+倉底貨,n個令我反感的元素拼湊而成,實在是想期待也不行。某燄甚至曾經想過,無線何必跟自己過不去?直接海發豈不更好?

然而,事實證明沒有期望的總是會給我們驚喜的。真的沒想到過,竟然會有那麼一天,我會愛上曉星,愛上星規,愛上《太極》。它總是在不經意間觸動到我內心深處那一小片的柔軟,甚至可以讓我完全遺忘了之前曾數落過它的諸般不是。

喜歡那些如詩如畫的山水,喜歡那些氣勢磅礡的音效,喜歡那些高潮迭起的劇情。更多的是,喜歡阿峯那一曲《浮生若水》,清高而大氣;喜歡那一襲襲長衫和功夫服,讓他的身影更顯修長矯健;最喜歡的是曉星時而情深時而溫柔,時而兇狠時而悲哀的眼神。

它給了我太多太多。

很想為曉星寫點什麼。忍不住數次提筆,數個詞句,幾個段落,最終又是刪刪劃劃,未留下哪怕一字。

想起同樣寫得戰戰兢兢的《容不下的美麗》,翻出來一看,發現現在的我連這樣程度的文似乎都寫不出來。自嘲一笑,難道這就是我最後可以達到的高度了?

可是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為我愛的曉星寫點什麼。總有一天一定要寫出來。以此文為證。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