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遇見

2011-12-08-Thu-00:00


遇見


少時。

那些紛沓回憶中,簡單美好的流年,稚拙純粹的少年夢。

不求相知相識,不求相望相親,只求於那荳蔻年華,遇上一個他。不早、不晚,正值那些滄桑未滿,朝氣依然的年歲,於是可以毫不顧忌,可以無所畏懼;因著年少,尚且輕狂。

然後,那些年,遇上了他。

那個眉目如畫的他。

那個清峻凜然的他。

水氣的眼波中,總是帶著或深或淺的笑意,淡勻的青黛閃開了目的清華。

幽柔溫和間,帶著崢崢的傲然,於是那眉宇間,也笑出了一片純粹流光。

清而純淨,簡單卻深邃。

足夠讓思念扎根於心底的柔軟,足夠讓蒼白的生命鮮活起來。





一去經年。

從主持到演員,從演員到歌手;從眾人身後寂寂無名的軍前小卒,到小屏幕裡熟悉討喜的臉孔,到紅館舞台上千萬人目光下麗的身姿。

自赭黃土壤中掙脫的苗芽,滋養成肅然屹立的蒼蒼松柏,不過十數載。那是於旁人眼中,權謀的專寵下,平順而僥倖的十餘年。

然而,有誰看見,鏡頭後的他,為了那些許是一閃而過的鏡頭,落下一身傷患病根?

有誰看見,舞台下的他,為了一段舞步,沒日沒夜的排練,直至觸及舊患,只能抱著自己靜待疼痛遠去?

有誰看見,他聽著那些兇頑狠的嘲諷與輕蔑,字字錐心句句刺骨,卻只是默默地踏上舞台,揮灑著他的血與汗,然後於往後輕鬆地說一聲,原來我可以做得到?

有誰看見,那些風饕雪虐,悽風慘雨,那些算計、圖謀、背叛,那些低至泥塵卻心存妄念的毒藤蔓,刺得他一身鮮血淋漓,卻只有稟著一絲倔強,笑出他的不屈與傲然風華?

也許那些傷疤從來就並非是不痛不癢,只是比起一起彷徨一同憂慮,他更願意我們看到他沒心沒肺的笑,更願意自己在我們的世界中,永遠堅強,永遠不倒。

所以,也只有那麼一次。在他恰恰走過最傷最痛的日子時,在那個他一直執著堅守的舞台上,當觀眾席響起了第一道掌聲與吶喊,瞬間潸然淚下。


花開花落,雲卷雲舒。

年華流轉間,鎂光燈下的他,越發的秀氣挺拔,灑脫淡然。

這紅塵紫陌,染污了多少的靈魂,敗壞了幾許的人性。然而他的眼中,卻總是如此不玷灰、不帶塵,誠如赤子,純如冬雪。

只是,歲月終究留下了它的痕跡,於那眉梢眼簾下,於那額角鬢髮間;是那敲打過後堅韌的精鋼,是那流年褪盡後零星的霜白。

時光的磨礪,冷漠、殘忍而不可抵禦。

只是經受了那些血與淚,痛苦與疲憊,他仍是那個愛笑的孩子。

有那麼一刻,我相信他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顧。不為家世,不為容顏,不為才華,只為他心底深處的那份坦然與赤誠。

他眼中的快樂是如此簡單,即使紅塵滾滾、俗事三千,他痛過、哭過、迷惑過、跌倒過,歲月不斷輪迴,而他依舊會為了生活中再小的逗趣瑣事而展顏,會為了再小的玩笑話兒而捧腹。

愛笑的孩子,都會受到上天的眷顧。因為他們看到了生命裡、人性中,最純粹最光亮的美好。

我願意,一直這樣堅信著。





多麼慶幸在那一往無前的美好年華,遇上了他。

我們於各自的世界裡,一起走向成長。一起迷茫、受傷、疼痛、飲泣,然後一起變得堅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至年華老去。

興許,我們都有著各自的世界。

他在那幻千舞台上揮撒著一身的奪目光彩,而我們於破落的街頭汲汲營營相對漠然。

只是,當他頂著壓力跨上屬於他的舞台,聽見我們響亮而專注的叫喊;當我們隨著現實的波流或浮或沉,抬頭看見他那始終如一的明媚的笑;那些似疏離若親近的瞬間,那些或悲或喜,或歡笑或傷痛的細碎回憶,支撐起了我們彼此的世界。

多麼慶幸,那些年,我遇上了他。

不早,也不晚。




後記:

都說風雨只會讓我們抱得更緊。
二零一一年,我們都很好地詮釋了這句說話。
也許能給他的不多,就只有這文字千餘,還有這字裡行間微小細碎的心情。
只是,阿峯,很想讓你知道,這些年來一直很感謝你,因為是你Light up my Life。
是你,點亮了我的生命。

為你祝禱,願你永遠自由,永遠幸福。
阿峯,生日快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