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愛情新呼吸 第6-10集:悲哀的溫柔 (21/6更新完畢)

2007-06-15-Fri-15:34
靜惠的心很清很單純。她的世界,從來就是白與的凝滯,安穩牢固,卻沉悶平淡。所以,當徐凱笑著衝進她的領地,一筆一劃的為她添上絢麗的色彩,她是那麼的小心翼翼,憐之惜之;不去計算將來,不去計較放棄多少傷痛多少。即使跌得再痛,痛得淚水模糊了眼睛,她還是嘴角飛揚,堅定地說著千遍萬遍的不悔。

她的愛,很美麗,卻很悲哀。

08.jpg


09.jpg


10.jpg


11.jpg


12.jpg



程玲說,她與徐凱是同一類人。對他們認真,只會令自己痛苦。

他放得開,就要比他更放得下,那麼你就贏了。

可是,靜惠始終是愛得那麼不顧一切,執著得令人心疼。

13(1).jpg


14.jpg



那個從來讓人抓不著的男子,同樣埋首於自己的苦惱之中。

03.jpg


04.jpg


05.jpg


06.jpg


07.jpg



遠赴北京公幹,靜靜地把玩著電話,指尖無數次掃過那幾個熟悉的鍵號,可是始終沒有撥出。

他不習慣認真,更不懂得對一個人承諾自己的全部。

遠方的那個女孩交付予他自己的所有,只要求一份單純的愛。不需要很熱切很熾烈,只祈求真摰且專注。

專注。

她的渴望很渺小,卻是他永遠不能給予的。


15.jpg


16.jpg


20070615142931.jpg



終於,徐凱還是回了上海。他已經不再感到迷失。

為她錄製的錄像,花點小心思製成電影。小小的驚喜,柔情的浪漫。

ai01.jpg


ai02.jpg


ai03.jpg


ai04.jpg



數天的迷茫,讓感情沉澱,平靜而刻骨銘心。回過頭,那個她原來還在原地守候著。

只想跟她說一句:謝謝你。謝謝你跟我在一起。

ai05.jpg


ai06.jpg



靜惠拒絕了與他再進一步。勝雄卻認為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他了解徐凱。他知道他是一個不甘心被世事束縛的人。他只適合在天際展翅遨翔,那時的他有一種任何人都不忍褻瀆的美麗。

徐凱笑著搖頭。人是會改變的。即使經歷改變令人痛苦、令人無惜,他還是要學著接受。

因為遠方那個摔得遍體鱗傷的女孩,始終沒有放棄。

她敏感易傷,愛得患得患失,可是卻依然對未來充滿憧憬和嚮往。

就是摔得再痛,只需一份小小的貼心,一個溫熱的擁抱,她便已笑得開懷。

ai12.jpg

ai13.jpg

ai14.jpg

ai15.jpg

ai16.jpg

ai17.jpg



丟失了電話,彷彿瞬間斷絕了聯繫。那一方是滿心的不安,這一方是苦澀自嘲的笑。他不斷的笑,笑得那麼美,那麼甜,嘴角勾起的完美弧度也彷似是有過精心的計算。然而,那一刻的苦有誰看出來了?

是因為還不是時候?還是因為……愛得不夠?

電話另一方,傳來錄音機轉動的機械音響,冰冰冷冷,空空洞洞。

……我會等你。

等你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

等你認為合適的時候到來。

等你……愛得足夠的那一天。

20070619144700.jpg


20070619144809.jpg



在門外踱步、徘徊。演唱會的門票,被抓得快要皺著縮作一團。人流開始減少。她還是沒有來。

輕嘆著放開手,門票輕輕柔柔的飄落地上。

然而,不過數秒,他便後悔了。轉身、回頭,它們還是孤零零的躺在那兒。

最後還是彎下身,小心翼翼的再次拾起。

20070619150044.jpg



另一邊,靜惠接到電話留言,緊張兮兮的打扮,緊張兮兮的出門。

來到場外,卻是空無一人。

qing68-1.jpg


20070619150130.jpg


20070619150145.jpg


20070619150203.jpg


20070619150214.jpg


20070619150230.jpg


20070619150241.jpg


20070619150254.jpg



麗莎從日本趕回來,讓徐凱跟她慶祝生日。因為紅酒弄濕了衣服,換上徐凱的襯衣,沒想到靜惠卻來了。

qing81-1.jpg


qing81-3.jpg


qing81-4.jpg



麗莎這才意識到,他與她之間並不是遊戲。

他們從來很契合,很親近,卻沒有愛情。

從前,他走得再遠,見得再多,還是會懂得回來。

然而,這一次,他走得好遠好遠,她已經快要見不著他的背影了,他卻始終沒有回頭。


20070619151410.jpg


20070619151421.jpg


20070619152951.jpg


20070619153002.jpg


20070619151432.jpg


20070619151443.jpg


20070619151454.jpg


20070619151506.jpg


20070619151521.jpg



麗莎問靜惠,你愛徐凱嗎?你了解徐凱嗎?

他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現打的有機果汁,吃一份全麥的三文治。

他害怕孤單,所以身邊總有朋友陪著。

他不願意結婚,是因為他父母自小離異,他不相信婚姻,也不相信女人。

還有很多很多,他最愛吃的餐廳,他最愛聽的音樂,那些只有她一人知道,一個又一個珍而重之的小祕密。

靜惠說,這些都只是他的過去,他的現在、他的未來未必就是這樣。

然而,轉過身,步出餐廳,卻禁不住潸然淚下。那一切的未知,從來就是她心中無助的恐懼。

餐廳內,麗莎凝視著靜惠遠去的背影,倔強的淚水終於滾落。

「……我還沒告訴你,他最愛的,是小艾琳。」

「你為什麼那麼像小艾琳?」

「……為什麼?」

qing89-1.jpg


qing89-2.jpg


qing89-3.jpg


20070620155904.jpg


20070620155920.jpg


20070620155931.jpg



徐凱把自拍的錄像帶到靜惠家,終於讓她接受他的解釋。

20070620161917.jpg


20070620161926.jpg


qing94-1.jpg



還是一如既往的親密。他把她列為緊急聯絡人,對她的信任彷彿不分彼此。然而,她可以回應他的這份信任嗎?

又一次的試探,又一次的拒絕。

那個他,失落,卻依舊貼心。

那麼,她為什麼不肯給予他自己的時間?

20070620162750.jpg


20070620162802.jpg


20070620165651.jpg


qing102-1.jpg


20070620162910.jpg


20070620162927.jpg



一通又一通的電話,錄音機滿滿的都是他的留言,隻言片語都是焦慮憂心。

靜惠,你在想什麼?你看見了另一方那個著了慌的孩子麼?

你還要想什麼?

qing103-1.jpg


qing103-2.jpg


qing103-3.jpg


qing103-4.jpg



蕭利來電,跟靜惠說前些天徐凱的法文電郵已經翻譯好了,卻說根本文法不通。

靜惠把電郵翻了出來,發現原來另有玄機。

qing104-1.jpg



這時,徐凱也慌慌張張的跑來了。

擔憂、焦慮,可是依然溫柔,依舊貼心。

門內燈火通明,卻空靜肅寂。闔上眼睛,彷彿看見她在另一邊依著門,就在觸手能及之處。

只是,他哀求、他哭喊,而她,至終依舊沉默。

qing104-2.jpg


20070621163230.jpg


20070621163239.jpg


qing106-1.jpg



靜惠跟程玲說,他愛她便應該尊重他。

程玲卻搖了搖頭。

你這是自私。你最愛的,始終是你自己。

qing106-2.jpg


qing106-3.jpg


qing106-4.jpg


qing106-5.jpg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道歉。

靜惠,你要學會如何體諒。

一直以來,理所當然地享受徐凱的溫柔,你不會感到愧疚嗎?

butu01.jpg


butu02.jpg


butu03.jpg



美麗的謊言,果然還是會受傷的。

她三十歲,他二十六歲。

真相大白時,她又遲疑了。

他說,無論如何,我也會等你。

qing106-8.jpg


qing106-9.jpg


qing106-10.jpg



她拖拉著沉沉的皮箱,跟自己說,我要跟他一起走下去。十指相扣,直至年華老去,笑看著彼此的白髮蒼蒼。然後,在生命最後一刻,發現她與他已經相伴走過了許多的年年歲歲,見盡了一次次的秋夏交替。

而即使是那一瞬間,眼前這雙明麗清的眼睛,依然會幌動於左右。

qing106-11.jpg


qing106-12.jpg



徐凱第一次對照著靜惠繪畫小艾琳。


qing106-22.jpg


qing106-23.jpg


qing106-24.jpg


qing106-25.jpg


qing106-26.jpg


qing106-27.jpg


qing106-28.jpg


qing106-29.jpg


qing106-30.jpg


qing106-31.jpg


qing106-32.jpg


qing106-33.jpg



麗莎想著要來渡假村給徐凱一個驚喜,卻看見了一個自己很清楚,卻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事實。

徐凱想要把她追回來,最後回頭凝視著靜惠。擔憂、悲哀。

這個女孩……待我終於可以拋卻一切枷鎖之時,她還會在那兒守候嗎?

……等我回來。

qing106-34.jpg



遠離這悠卻悲哀的渡假村。遠離那個華美卻不屬於自己的套房。

……遠離那個用自己全部生命愛著的男子。

一步。一步。飄浮、慌張,彷彿每走一步也是直透心室的刺痛。

那些曾經的彼此了解,曾經的甜蜜親暱。

他工作時的嚴謹深沉,沉穩可靠。

他寵溺的拍著她的頭,然後笑得眼睛也泛起亮光。

還有……他執起畫筆,輕輕撫著小艾琳時,熱切而憂郁。

小艾琳。

他最愛的……是小艾琳。

qing106-35.jpg


qing106-36.jpg


qing106-37.jpg


qing106-38.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