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小記版殺<破天狼>

2009-10-17-Sat-18:55
從來沒有玩過版殺,於是版殺都是這麼有愛的麼?我好像不是在看一個殺人遊戲,而是一段淒酸入骨的愛情故事。

無追是我的王道,自然是大萌,可是我更萌版殺和版殺衍生中的趙劉啊啊啊--(回音)

無追:

無情真是這次版殺中徹頭徹尾的悲劇。一如既往地的睿智,一如既往的嚴謹,……也一如既往地默默喜歡著追命。

「瘸子,同樣是師弟,為什麼你厚此薄彼?」
「這個,你自己去想。」


無情的情,總是這樣埋於心底,很深很重,也沒人能看到。
追命非心思細膩之人,所以他也看不到。

而這雲淡風輕的笑意背後,卻又藏著多少的無奈與憂傷,彷若銳利的絲線糾纏不休,終是把他絞纏至死。

『我無情不是那怕死之人。只是過了這奈何橋,喝了那孟婆湯,百年之後又一春,你可還認得我是何人?』

今夜那株醉蓮便會開敗,自此再無痕跡。
就像他。無情。卻妄動了情。





【某燄亂入:其實最悲劇的不是無情在第一夜就死了。而是某燄爬完樓後發現,殺了無情的是半數人懷疑著而我一直堅信他是無辜的藥兒……嗚,果然我還是把對角色的感情帶進來了……】



趙劉:

誰也看得見,大王贏政是如此霸氣殘暴的人。誰又知道,他的情他的憐,原來都只屬於一個人。
錯誤的時間,遇上了錯誤的人。

美人美人,他的美人。
本來這調笑這輕佻,也不過是他謀略的一種掩飾。
只是什麼時候開始卻變了味。
什麼時候開始,那些寵溺那些溫柔,不自覺地認真了、深陷了。

那一盤棋局,那一紙風箏,那一支匕首。

江山雖美,又哪及得上他那濯濯生輝的星眸?

真想一直守著他,守著他那清乾淨的眼眸,讓一切的陰謀與暗,都不能沾上他的衣角。

“其實美人早知道了是不是?”他依舊平靜不語。

等著寡人殺他麼。他們告訴寡人劉恒已經看穿了寡人的身份,劉恒必須得死。


想一直守護著他。
--如果他不是王。
--如果他,不是千千萬萬百姓的王。

劍已出鞘。

只是,當天際那那道天雷劈空而下時,他--把他的美人遠遠推開了。

模糊間似乎看到美人亮如星的雙眸中,閃爍著比星光更亮的光輝。
是幻覺麼?還是,他--在為自己流淚?




【某燄亂入:好吧,其實某燄真的有懷疑過大王的,只是當大王被票死身份公開時,還是忍不住傷心了……多美好的大王,雖然一切始於一個陰謀,誰又敢說你的情不是真的?】



劉:

藥兒於劉恒,是一個危險的存在。

他能輕易識破他的偽裝,能輕易看透他的驕傲背後那些脆弱與孤獨。

那種赤裸的感覺令他不寒而慄,因而恐懼,繼而怨恨。

是的,他恨藥兒。

特別是他無視甚或嘲諷自己的命令的時候。特別是他以那沉默得彷彿高高在上的目光注視自己的時候。還有--把趙盤送予他的匕首偷偷奪走的時候。

「你殺了朕吧……」

朕伸手扼住了他的頸子,慢慢收緊。
殺了朕吧,藥兒。


他一直珍視如斯的匕首。那支曾無數次讓鮮血汨汨淌過的的匕首。
趙盤的匕首。
如今,穩穩地插在自己的胸前。

藥兒,你輸了呢。

仰起頭。他的臉近在咫尺,溫熱的鼻息輕輕拂過頰間。
迷濛中,他似乎正在注視著自己。還是那種沉默悠遠得波瀾不驚的目光。
沉默專注得讓人心生戰慄。
悠遠綿長得如歲月的足跡。
--於是,他緩緩合上眼瞼。笑了。



【某燄亂入:我應該怨恨藥兒的,誰讓他欺騙了我的感情,枉我這麼相信他,卻原來無情果然還是他殺的。可是版殺裡就數藥兒最苦,直至版殺結束竟都沒人知道藥兒是喜歡著劉恒的,最後還是他自己親手殺的劉恒︱︱︱】



最後,大愛大王的Coser,把大王的霸氣和柔情都表現得入木三分……只是劉恒真正愛的是大王還是藥兒呢?這真是一個迷啊!




P.S. 粗體部分從版殺對話及版殺衍生直接錄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